最可怕的體驗,最深的體悟。你怎麼捨得讓我這麼傷心.....


因為社長老公健康狀況不佳
這幾年陸陸續續進出醫院
直到今年
就在上週五(9/28)發生的事

讓我深深的體驗到
這一切真的是上天命中註定的安排

那堪稱是我活了這30幾年來
最恐怖的一次經驗。


雖然我輩子應該都不會忘記當時的感受
不過為了做個記錄
今天決定好好的把它寫出來
也算是給將來的自己一個警惕。

文長而且沉重
請讀者們自行斟酌觀看喔~

第一次的心導管手術
我的社長老公
一直都有自覺的感到胸悶的問題
主要也是因為他是自行車的愛好者
(雖然沒有很常去騎,但還算有在騎啦 XD)

有時會發現只要激烈一點的衝刺
激烈一點的上坡
就會有胸口悶、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雖然當時他告訴我 我有點不以為意
想說
應該只是缺乏運動吧有那麼嚴重嗎

不過.... 畢竟胸悶聽起來
並不是一般會發生的事
我自己是個高強度運動訓練愛好者
即使在做一些強度高的有氧/無氧運動
好像也不曾感受到有什麼胸悶的感覺

仔細想想,這種事關身體健康的
當然還是可以謹慎一點沒關係

於是老公從去年開始
就一直有在慈濟醫院的心臟內科看病與檢查
慈濟的醫生在陸續各項檢查的結果後
懷疑心血管可能有阻塞的情況
而且阻塞的程度可能不是很樂觀
於是安排老公在4月的時候
進行一次心導管檢查的小手術

在術前,就有先告知
如果有阻塞的情況
會先用氣球擴張術把血管打通
打通後為了避免血管再次狹窄
建議安裝自費的塗藥支架來撐住血管
而支架上藥的作用是
可以減少血管內壁的增生所造成的阻塞

在當時,老公其實就相當排斥
在身體裡裝支架這件事
支架裝了是不能再拿出來的
感覺裝了支架,身體就再也不完整了
永遠都有一個外來物存在在身體裡
(一種人造人的概念)

加上自費的塗藥支架真的不是一筆小錢
我們兩個都猶豫了很久
只能希望檢查出來後
不要是什麼太嚴重的問題

好了,到了手術檢查的當天
我在心導管室外頭等著消息
大約快1個小時的時候
突然被通知叫家屬進去
一進去醫生就很緊急的樣子
跟我說老公現在的狀況
發現有阻塞
而且是塞在相當危險的位置 (冠狀動脈)
基本上這裡只要一塞住
心臟就會缺血缺氧 很快就會休克變成心肌梗塞
就在我還看著老公躺在手術台上
擔心他還有沒有活著的時候.....

啊 他動了

醫生霹靂啪拉地跟我說了一堆
總之意思是叫我簽同意書
給他裝支架的意思

老實說,我還能有什麼選擇
因為心導管手術是不需要全身麻醉
基本上病人是有意識的
我進去手術室裡跟老公再次確認
便同意簽字讓醫生進行治療

這是我們第一次經歷的心導管手術。

而接下來的這一切
來得又快又急
什麼也沒準備好。

同樣的狀況再次發生,令人錯愕的檢查結果

差不多是8月底接近9月初的時候

老公又開始發覺
之前胸悶的狀況再度出現
而且不是一兩天而已

其實他當時很生氣
覺得明明上次才處理過了
如果再塞不是太說不過去了嗎?
為了那個塗藥支架我們課了那麼大一單
難不成課金課假的嗎!?


我們兩個都很錯愕。

沒辦法只好再趕快回去看醫生
醫生說看起來心臟又開始血流不足 (做了別的檢查)
但沒辦法確定是哪裡又再阻塞
一定要用心導管進去才能確診
就又再進行了第二次的心導管檢查

於是這次又來了.....

一樣推進去心導管室沒多久
(這次比較快)
我又被叫進去了
一進去醫生又再度很緊急的樣子
告訴我是上次裝支架的地方又再阻塞
而現在不建議再用擴張與支架處理
因為已經裝了一支了
最好是即早開刀做心臟繞道手術......


蛤!?



我問說,請問為什麼同樣的地方會再塞?
不是都用了塗藥支架了嗎?

醫生回答:
可能是個人體質.......
現在最好的就是做開刀繞道
我想現在就把你們轉給外科的醫生
等一下就請外科醫生來給你們問診吧


啥....!?體質???


眼看著後方的護理師
已經在準備同意書的文件
想叫我簽準備預約開刀繞道手術
我心想
乾他媽的又來了!!!


我一樣進去手術室裡
跟老公討論了一下
覺得不能再這樣草率的決定
我們現在討論的可是開胸手術耶!!

請求醫生再給我們一些討論的時間
(就算要開也不見得想在慈濟開啊)
至少,至少....
不要每次都在手術台上讓我們做決定好嗎?

就這樣我們在慈濟住院住了2晚
拜託醫生先讓我們出院處理後續的事
讓老公自己感受一下目前身體的狀況
並且冷靜下來兩個人好好的討論
以及趕緊花時間詢問與找尋
有沒有更能信任甚至認識的口碑醫生

就這樣
我們決定不要在慈濟做手術
而是轉診到榮總醫院的心臟外科去
只不過剛好透過關係認識的那位醫生
目前正在國外開會
最快要到週日(9/30)才會回到台灣
所以我們在那之前
先把在慈濟做過檢查的各種病歷也調出來
還有把之前一些正在合作的工作與案子都安置好
就等著週日準備去榮總住院......

雖然是這麼想的...... 你永遠也不知道
老天是怎麼安排的。
這是真的在發生了嗎....!??真的嗎!?

就在我們把病歷都準備好的隔天凌晨
大約是4點的時候
我突然被老公叫醒
老公跟我說
他已經吃了3~4次舌下含片
(胸悶時緊急處理的藥片)
但都沒有改善
現在就要坐救護車去掛急診

我一聽整個慌了!
明明還在半夢半醒之中


我想陪著老公一起去
但還有兩個小朋友還在睡覺
急得在家裡客廳直繞圈走.....

老公說
妳冷靜點
我先坐救護車去不會有事的
妳等下送完小朋友
再過來找我就好


好吧,綺麗
現在是要堅強的時候!
(跟自己打氣)

因為我們家是在新北市
公立的救護車是不能跨區送榮總
只好一樣先送慈濟
畢竟至少那邊有老公所有的病歷資料

安全把兩個小朋友送到婆婆家後
趕緊再往慈濟急診室奔
因為已經決定要轉診
所以我們就是等著另外一台救護車
再把我們轉送往榮總去

因為是嚴重的狀況
還自費了4千5配了一位護理師在車上
避免發生任何緊急的事

到了榮總急診時,大約是快早上7點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來到榮總後老公自覺心情有放鬆許多
似乎狀況有穩定了些
之後來了幾名護理師和醫生
跟我們了解狀況與做了一些基本檢查

想說,現在應該可以安心一點了吧
我還去買了個三明治當早餐
跟老公一起吃
過沒多久,一名急診室的醫生(吧?)過來
給了我們一張粉紅色的單子
竟然是病危通知書要我們簽名
並且告知我們等會就要轉去加護病房.....

病危?加護病房?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我心存一絲懷疑
就這樣時間到了跟著護送老公
到加護病房的門外

看不到老公在身邊
我的焦慮值不斷上升
想辦法告訴自己應該還好吧?

等了一會兒
一位護理師突然從加護室出來
拿著一張類似同意書之類的
跟我說老公胸悶的狀況變得很嚴重

他們會先用藥看看能不能讓他好轉
雖然是希望可以讓他狀況穩定一點
撐到主治醫生從國外回來
但如果狀況一直沒改善
可能就要緊急開刀

蛤!?什麼?真的嗎?


護理師匆匆忙忙的跟我拿了
在慈濟調出來的心導管檢查結果的光碟
就馬上回加護室了

一個人留在原地的我
開始陷入一種恐慌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加護室外面 旁邊的家屬休息區
就屬我一個人最慌張

我發現自己眼淚就快潰堤
趕緊找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
但還是止不住淚水開始奪眶而出...
突然間一隻手從右邊握住了我的手腕
是一位不認識的阿姨
跟我說

妳不要這麼緊張....
不會有事的

我轉頭看了那位阿姨
哽咽的勉強說出謝...謝 兩個字
一邊感受到額頭爆出的青筋
一邊努力的想把眼淚鼻涕都吸回去
只見阿姨更加用力的握緊我的手
給予我更多的安慰

這時我一個哭臉才發現
家屬休息室的其他人都默默看著我
心想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老神在在
不是一樣都有家屬在加護室裡頭嗎?
那時不是一種嫌惡的感覺

而是一種

我怎麼這麼菜! 的感覺.....


現在能做的事也只能等
我跟媽媽通電話尋求一些支持
卻又忍不住哭出來
心疼我的媽媽馬上就說
跟公司請假等一下就來陪我

加護室的會客時間一天只有兩次
我剛好趕上了早上的那次
著急的在加護室裡找尋著老公的身影....

啊.... 他還活著....太好了


護理師簡潔地跟我說明了狀況
用藥有穩定了一點
代理醫生說要做斷層檢查
以排除一些額外狀況
叫我再到門外等等
並且保持手機暢通

我一出加護室,就看到媽媽站在門口
瞬間我覺得自己就像8歲小女孩
只想抱著媽媽大哭一場

等待的時間真的很難熬
媽媽陪著我到樓下吃吃東西
跟我聊天 給我打氣
好不容易恢復一些的元氣
隨著一通護理師打來的電話
又再度緊繃了起來.....

雖然斷層的結果是沒有其他的問題
但從不斷監控的心電圖發現
老公已經有發生一些類心肌梗塞的狀況
要有隨時都需要緊急開刀的準備
但是因為下午所有的開刀房都滿了
要等開刀房的話最快還要等2~3小時
怕他撐不到那個時候

醫生正在評估是不是要先用心導管處理
總之叫我趕快回到加護室門外
準備簽文件


老公.......!!!

再次回到加護室門外的休息室
此時連我爸爸都來醫院陪我了
沒多久護理師就叫我進去簽字
要準備給老公用心導管先緊急處理

當時只見幾乎加護室所有的護理師
全部護送著老公
幫忙推床的推床 清場的清場
按電梯的按電梯.....
全部的人都支撐著老公的一條小命
可見那個場面說有多危急就多危急

在下電梯前
還因為好不容易插隊用到的心導管室
只能容納比較小的病床
又再度推回加護室換小床
大家都很傻眼......



看到老公被推出來時
我趕緊上前到老公身邊叫他一聲
誰知道他馬上睜開眼睛回應我
還說了一句
OK的~


.
.....
........


馬的你這笨蛋OK什麼啊~~!!!
快好起來啊混蛋~~~~!!!!!!

雖然當時心裡似乎有這麼想
但一股擔心的恐懼感馬上就衝上了心頭

到了心導管室
跟慈濟不一樣的是
榮總心導管室外的家屬等候區寬敞了許多
等了一會兒一樣被叫進去
發現心導管室裡人好多
跟我們說明狀況的是一名心臟內科的醫生
以及代理的心臟外科醫生

給我們看了一下目前阻塞的情況
一條血管有2個地方
看起來像是被橡皮擦擦掉一樣特別模糊
內科的醫生說打算用
氣球擴張的方式把血管打通看看
打通了的話應該就沒什麼問題
當然不能完全排除
可能還是會有一些小血塊阻塞之類的風險
總之先告知我們一下
我心想

好好好,什麼都好
拜託快救救他......!!!

於是到了門外又等了一會兒
我不自覺的在胸前做出了祈禱的手勢
拜託一定要順利
心想沒有老公的日子
我該怎麼活.......
一堆亂七八糟的思緒
不斷在我腦中跳進跳出 幾乎快讓人抓狂

其實我不太清楚到底有多久
感覺其實滿快的
很快就有人來通知我們
手術結束了。


到底成功了沒?順利嗎?

內科的醫生開口就說
手術順利結束了
現在血管已經是打通的狀態...
(一邊指著即時監測的螢幕)
還給了我們看Before和After的樣子
一個通 一個沒通

接下來就是再繼續在加護觀察個幾天
如果都有穩定就應該可以撐個一陣子

外科的醫生接著也跟我們詳細說明
之後可能會有哪些狀況跟處理
說實話,我已經有一種放空的感覺

回到心導管室外的坐椅上
爸爸媽媽分別坐在我兩邊
媽媽拍拍我的肩跟我說
沒事了 已經有處理好了 
別擔心了喔
爸爸還說
沒事啦 爸爸媽媽都在這啊

我知道
我的理性上都知道
但是一時之間似乎還有點跟不上

我反覆問著自己
我真的可以鬆一口氣了嗎?
真的可以了嗎?

靜靜的我把眼鏡摘掉

下一秒
再也忍不住地掩著面放聲大哭....

(圖片出處 / www.jigouxinxi.com)








後來,老公在加護室大約多待了1天
因為情況穩定,終於在9/30下午的時候
轉到了一般病房

那幾天
一天只能見老公兩次的日子
我都回娘家住
就像是重新體驗當女兒 只要當女兒的那些日子
在我最無助的時候
有他們的陪伴
而媽媽更是全力地在各方面支撐著我

我對擁有一對百般疼愛我的爸爸媽媽
對上天感到無比的感激與感謝

雖然因為這樣子的體驗
讓我了解到原來我這麼受到眷顧
多了幾天能重新跟爸爸媽媽相處的日子

但這也是我這輩子碰過最可怕的經驗
可能會失去最愛的人
那是一種被撕裂的心痛
即使我沒有心臟病

現在老公的狀況也穩定了下來
在這半年內都還需要持續的回診追蹤檢查
老公的主治醫生後來跟我們說
像他這樣的狀況叫做支架再狹窄
通常裝了支架一般來說就算有阻塞的可能
也是6個月的事 而不應該4個月就再塞
而阻塞的可能大致有3個

一個是沒有控制好血壓之類的數值
一個是對支架上的藥有抗藥性
最後一個是對支架本身金屬物就排斥
醫生判斷應該是後兩種
我們兩個聽了都很無言
早知道在慈濟的時候就應該早點換醫生
這樣也許就不一定要在第一次心導管檢查時
就貿然決定裝支架
找到適合自己的好醫生真的很重要

今年正好是我們結婚十週年
是應該好好想想
下個十年、二十年應該要怎麼過

沒有什麼事能比健康來得更重要
好好的照顧自己
為了愛自己的人們也為了自己

這是這次最深最深的體悟。





(首圖出處 / nijimen.net)

2 則留言:

  1. 沒事的~
    一切順利就好!
    等哪天老師恢復健康再上門找老師喝個飲料聊聊是非

    回覆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